多数果农态度不明朗

多数果农态度不明朗

2021-05-06 07:40

在南段王村,大众网记者观察到,多数果农态度不明朗,观望情绪浓厚,只是单纯地到附近集市或主干道进行零售,效果反而不佳。

另外,销售渠道过于单一,面对苹果严重滞销的现状,他们显得办法不多。

说到深加工,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纪人建议政府应加大扶持力度,开展果醋、果汁、果酒、果酱等相关延伸产业,可采取政府与个人联合投资的形式。在冠县,油桃、樱桃、苹果等水果普遍种植,一方面,延伸了产业链条,降低了果农风险;另一方面,带动了就业,增加了营收点。

11月17日,大众网记者来到冠县万善乡南段王村。道路两侧的苹果田尤为壮观,进入11月份中旬,苹果基本上采摘完毕,已看不到果农忙碌的身影。

吕立涛表示,相比于批发走量,精包装有价格上的优势,但朋友圈的影响力并非无穷尽。面对成千上万吨的苹果,单纯利用微商谋出路有不小的难度,仅仅为果农提供减轻经济负担的参考。

差行情同样反映在中端市场。17日,在位于柳园北路的绿康水果批发市场,来自冠县兰沃乡的苹果批发商王先生告诉大众网记者,两周前,他以1元的收购价引进两万斤膜袋红富士75#以上苹果,目前仍有1万多斤库存。

根据冠县资深苹果经纪人郝占峰的说法,由于今年气候条件较理想,冠县及周边地区苹果普遍大丰产,产量至少提高三分之一,整个市场趋于饱和状态,导致供需失衡。

此报价和去年1.6-1.7元的收购价相差甚远。究竟是何原因导致?

值得一提的是,吕立涛积极转变经营思路,利用微商朋友圈的优势找出一条路子。但在南段王村,能够积极寻求新路子的果农少之又少。

冠县另一位资深苹果经纪人也认为,建合作社不失为好出路,有钱大家赚,有困难共谋出路,劳动果实集体分享。这样,可很大程度改善果农"各自为战"的经营思路,同时,还可大大提升果农抵御风险的能力。

对于主动走出去,将苹果主动销往外地市场的态度,多数果农缺乏足够的勇气。果农吕立涛认为,果农缺少对外地市场行情的了解,对成本的付出及回收没有确定的预期。因此,缺乏开拓外地市场的勇气。

在不少果农看来,以8毛钱出手刚好收回成本,价格再次被压低可能面临血本无归。"价格越低也不见得有客户,利润空间小了,商贩出于油耗、人工等成本考虑,更不会轻易出车。"一位果农这样说。

来自冠县的批发商刘女士表示,不仅是本地苹果,东北、烟台栖霞等外地苹果行情同样不理想,大批量进货就意味着压货。

这位经纪人还表达了这样的想法,延伸冠县苹果产业链,进行深加工,和冠县鸭梨一样,打造苹果品牌优势。

具体做法是,将苹果进行精包装,通过朋友圈的影响力,以较高于正常批发价的价格通过快递或物流走出冠县。但在他本人看来,这条路子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果农负担,整体仍如"困兽之斗"。

和苹果经纪人郝占峰观点类似,刘女士认为本地苹果"过大年"是原因之一。另外,由于去年的好行情,致使本地不少冷冻库大量囤货,也是压低今年苹果价格的重要原因。

邵兰平家中有5亩苹果树,今年产了大约3万斤苹果。红彤彤的富士大苹果堆满了院落西侧储藏间,邵兰平在屋中正整理水果包装箱。

"平均每天走量8至10箱,每箱300斤。为尽快销货,现在只能以8毛至9毛的价格赔本甩批。搁到去年,每天走量五十箱,都嫌少!"王先生说。

面对滞销的苹果,邵兰平一筹莫展。自9月份苹果成熟,邵兰平只是和丈夫骑着电动三轮到附近集市转了转,忙活下来,卖了还不到3000斤。

"坐等客商来收购苹果的经营理念经不起考验,在行情好的时节可行,一旦遇到今年的情况,显得被动了。"包括果农吕立涛在内的不少果农一致认可。

和往年相比,今年苹果行情遭遇"寒冬"。果农邵兰平说,去年苹果收购价在近四年属最高,每斤1.6元,到11月份已去化超过一半库存。今年恰恰相反,收购价持续被压低至9毛钱,仍不见客商前来收果。

最新11月17日山东冠县苹果市场行情为,果实已大量下树,但交易仍不活跃,本地客商少量存货,未见外地大客户到来,成交量处于低位。其中,膜袋红富士80#以上报价为1.05-1.15元,膜袋红富士75#以上报价为0.95-1.05元。

"丰产年,行情却变差了,价格持续低,还没有销路。"多数果农都达成了这样的共识。但面对如此巨大的库存,果农们都作了哪些努力?将作何打算?

在南段王村中,大大小小苹果种植户将近两百户。部分果农做了预估,整村目前有超过一百万吨的苹果库存积压。

在与冠县南段王村部分果农交流过程中,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,建合作社,成立苹果协会,群策群力,果农抱团发展,一起出主意,一起想办法。事实上,多年前就有人提过这样的想法。

邵兰平不是个例。果农黄占安至今还没有开张,家中有3万多斤苹果库存。随后,大众网记者随机探访了另两家果农,情况大同小异,每家都有超过两万斤的库存。